“乐清小男孩失联”案:她为何拿儿子做赌注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6

  “乐清小男孩失联”案昨天一审,母亲陈某因编造、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罪被判一年三个月

  她为何拿儿子做赌注

  背后也有一个母亲的辛酸

  本报记者 汪子芳

  11岁乐清男孩小豪意外失联,“失联”四天五夜后平安归来,最终证实是母亲陈某故意藏匿。

  时隔4个多月,一度牵动公众神经的“乐清男孩失联”案尘埃落定。昨天上午,温州乐清市人民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此案,并当庭作出判决,陈某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3个月。

  作为一个妈妈,陈某为何拿孩子做赌注?背后有什么隐情?

  昨天,34岁的陈某第一次走到公众的面前。穿着青蓝色条纹衫、留着齐耳短发,个头只有一米五几的陈某看起来十分消瘦。随着法庭调查的深入,“失联闹剧”的谜团逐渐明晰。

  她自诉:丈夫出轨女儿自闭

  丈夫的责备让她失去理智

  结婚十几年,陈某一直和丈夫黄某在虹桥镇打理鱼丸店,直到2018年年初,黄某去上海做水产生意。如今鱼丸店已转让给他人。

  陈某在法庭上说,老公出轨多年,6岁(虚岁)的小女儿又患有自闭症生活无法自理,她失去理智后才做出傻事。

  “2015年发现他出轨时,女儿才几个月大。我吵过闹过,带着孩子离家出走过,老公一次次保证会回归家庭。我为了孩子选择隐忍,但他依然不思悔改。” 陈某说。

  2018年11月29日,也就是小豪“失联”的前一天,两件关于儿女的小事刺激了陈某。

  “婆婆叫我还账给别人的6000元钱,被女儿撒到窗外,我急忙跑到窗外去找,却发现钱一张都没有了。”陈某打电话给老公,请他向婆婆解释一下,却被怪罪没看好孩子。

  紧接着,陈某发现儿子在学校里用手机为同学买东西,她又打电话希望老公帮忙教育一下儿子,但她再次受到了埋怨。

  陈某萌生了藏儿子吓老公的想法。“妈妈和爸爸跟你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,看我们谁能最先找到你。”陈某在法庭上陈述,当初在藏孩子时这样跟小豪解释。

  儿子“失联”时她晕倒送医

  是真的以为儿子出事了

  小豪从“失联”到归来,共历时四天五夜。期间,陈某打电话给丈夫、报警、发朋友圈求助、印刷寻人启事、因为寻子而晕倒……她的表现几无破绽。

  陈某昨天在庭上说,打电话给老公和其他亲属后,一切都被放大。为了让“失联”更真实,之后的事情她都是“顺水推舟”。

  为找回小豪,乐清警方共出动警力600余人次,虹桥镇政府介入、十多家社会公益组织参与搜寻、热心市民广泛转发寻子信息、多家媒体介入,皮划艇和搜救犬上阵,这场救援耗费了大量的人力、 物力和财力。

  那近百个小时里,陈某一直是一个无助母亲的样子。“要不在派出所,想看看他爸爸对儿子的态度;要不就偷偷陪儿子,给他买吃的;还有一次晕倒被送进了医院。”她在藏匿小豪后还两次转移了藏匿地点。

  陈某说,孩子失联后的几天,家人曾接到诈骗电话,“说我儿子在他手上,当时我怎么也联系不上儿子,以为孩子真的出了事,所以紧张到晕倒、抽筋,后来才知是虚惊一场。”因为担心儿子安全,她开电动车把儿子送到云岭村老家,“希望孩子能被爷爷奶奶发现”。

  “我没想到这么严重,害怕受到家人指责,得不到谅解,所以不知道如何收场,一直不敢说出来。”陈某说,最后只能看着事情失控。

  如今儿子转到寄宿学校就读

  女儿在上海跟爸爸生活

  陈某是个什么样的人?“平时善良热心,尽心尽力照顾儿女。”陈某的小姑子说。陈某的闺蜜说,陈某在照顾儿女之余,还抽时间去夜市摆摊,想尽力减轻家庭压力。

  “失联”闹剧打破了原先的生活,如今,小豪被转到一家寄宿学校上学,女儿由黄某及其母亲接去上海照顾。昨天的庭审现场,黄某没有到庭。

  “我认罪悔罪,想对公安、公益组织和帮助过我们的热心人士说一声对不起,希望社会各界可以接受我的道歉。” 庭审中,陈某哽咽着读完了忏悔书。她说,“我本该把最好的爱和温暖给孩子,却亲手把一家人推上了舆论的浪尖……我愿意为自己的错误买单。”

  善良和公益是我们坚守的底线

  昨天旁听的除了陈某和黄某双方的家人,还有乐清市部分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、妇联工作人员等共计六十余人。

  “她6岁的女儿只会说一两句话,遇到垃圾也会往嘴里塞,需要24小时照顾。丈夫又一直在外,可以说她过着‘丧偶式(育儿)生活’。”陈某的辩护律师介绍,陈某行为可恨,但值得同情。

  “这个闹剧的社会影响力太大,对很多爱心人士造成了伤害。” 一位政协委员如此评价,“法律底线和道德底线,凡是触碰了这两个底线都应该受到处罚。”

  “陈某虽然欺骗了公众,但她也有值得同情之处,听完她整个家庭的状况,我觉得她可以被理解被原谅。”妇联的家事调解员这样说。

  “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利让整个社会的爱心人士为其生活压力买单,这个案件会影响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。”公诉人表示,陈某曾有两次转移孩子的机会,也有两次机会将孩子交出来主动悔改的机会,但她都没有那么做。

  本案主审法官表示,这是一起由夫妻信任缺失引发的案件,由于被告人在婚姻家庭中缺少安全感,竟然利用儿子去测试丈夫的感情,被告人的动机在很多人看来不可理喻,但在生活当中受到类似问题困扰的人还有多少,他们用什么途径去缓解这样的情绪,应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去救赎自己,值得深思。  

  法官同时说,虽然案件的结局让参与其中的人意外,但是公众的善良以及对公益的追求,理应成为我们永远坚守的底线。

(责任编辑:宋雅静)